环球网>军事>兵林史话>正文 订阅环球时报手机报

第5军入缅作战阵亡7300人 撤退损失14700人

  • http://www.huanqiu.com
  • 2012-04-16 15:46
  • 环球网军事
  • 我要评论
  • 分享
字号:T|T

  李万芳 (1926-2010),贵州清镇人。第5军补充团重机枪连士兵。随第200师参加第一次入缅抗日。失败后编入预备2师第6团2营4连,参加腾北游击战。因伤流落于高黎贡山区的李万芳的夙愿是“在父母的坟前磕一个头”,至死未尝其愿。 2005年摄于云南腾冲

  朱锡纯(1924-),又名邓锡纯。湖南平江人。中国远征军第一路第5军新22师政治部少尉干事。是幸存老兵中少数获颁“抗日战争60周年纪念章”者。1942年9月的一天,史迪威将军来到医院看望他,说了以下这段话:上帝保佑你,从死神手里挣脱的孩子,你越过了中缅未定界的漫不见天的原始森林,爬过山高峻岭空气稀薄的那加山脉,渡过了滂沱大雨一夜成河的雨季,熬过了饥馁交困的危机,抗拒了病疫流行的摧残,忍受了蚊蚋虫蚁的叮咬。你具有顽强刚毅的精神,从而战胜了途中的千难万险,可钦可嘉。你是中华民族的好男儿! 2011年11月摄于湖南平江

  黎模达(1923-)。湖南省株洲市人。1941年入伍,在税警总团学兵队,新38师迫击炮连少尉文书、军医处中尉文书。他所在的部队在仁安羌成功地营救了7000名英国军人。 2011年11月摄于湖南株洲

  十万将士赴沙场忠骨漫山几人归

  ——追访中国远征军幸存者

  文/图 记者杜江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70年前,也就是1942年的3月,为保护中国与盟国最后陆上国际交通运输线——滇缅公路,由第5军、第6军、第66军组成的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入缅援英抗日——这是自甲午战争以来,中国军队首次到国境外作战。经此一役,尤其是之后的大撤退,中国军人伤亡惨重。清明将至,今天,我们藉由这些从缅甸战场上幸存下来的中国老兵之口,来回忆这场战争的惨烈,来祭奠那些捐躯异国的烈士英灵。

  在战史上称为缅甸防御战的一系列战斗中——第200师在同古孤军苦战12天,伤亡达2000多人,歼敌5000多人……同古之役,日军哀叹为“自旅顺口攻城以来最为艰辛之一役”;新38师113团经浴血奋战,解救出被日军围困在仁安羌地区的英缅军7000多人。

  然而,中国远征军入缅时仰光业已失陷,错过了保卫滇缅公路的最好时机,加上盟军之间的勾心斗角、指挥机构叠床架屋,中国远征军此前在缅南的苦战,仅其结果是——“徒使战士之血膏于原野”。

  缅甸防御战失利后,在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入缅参战的3个军、9个师分道撤往印度东北部、滇南和滇西,这支中国军队真正的溃败、灾难与悲剧由此开始,而杜聿明将军率领第5军主力(缺第200师)经野人山撤退,更是记录着中华儿女埋骨异域的永远悲怆。

  在缅北野人山的撤退中,还有两支部队的境遇至为悲惨且较少提及。一支是由第5军96师副师长胡义宾率领的师部及287团,辗转奔驰,于1942年8月中旬经江心坡回国,仅存病弱官兵300余人,损失兵员共2500多名,副师长胡义宾遇袭身亡。

  另一支是新28师83团(含84团1营与3营1连),这支部队的撤退线路与胡义宾部基本相同。战史记载,该路军于9月5日返抵云南碧江,从缅甸抹谷至碧江,图上计算约1300公里,足足走了4个月,2000人最后剩下不到200人……

  有多少中国士兵倒在异域撤退的归途中?以第5军为例:该军动员时为42000人,阵亡7300人,在撤退中损失14700人,剩余2万人。据杜的估算,中国远征军动员总数约10万人,仅余4万人,如果加上新28师的数字,至少有16500人的中国士兵倒在野人山一线。

  今天呈现给大家的这些肖像与口述,来自真正“九死一生”的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幸存者。

  70年前,他们是热血的青年,是同古孤军中的一员,是仁安羌与敌搏杀的勇士,是野人山的绝境中挣扎回返的赤子……

  他们从众多牺牲者中生还,烽烟散尽,历史的洪流滚滚向前,他们从那个时代艰苦跋涉而来,将当日的惨烈赤裸裸地展现人前。

  不只是一个老兵在记者面前褪去衣裳,袒露出一个枪疤弹洞,衰老的肌肤包裹着难愈的伤口……在中国人民伟大的抗日战争中,每一场战斗都同样伟大,每一次牺牲都同样悲壮,每一个亡灵都令人崇敬,每一段历史都值得我们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