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网>军事>军事评论>正文 订阅环球时报手机报

外交部官员:中美最大猜忌己方政权性质被改

  • http://www.huanqiu.com
  • 2012-04-18 09:46
  • 环球时报
  • 我要评论
  • 分享
字号:T|T

  作者:晓岸 中国外交部官员


  战略互疑与战略互信是一个问题的两个面。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完全没有互疑是天方夜谭,一点互信都没有不符合事实。两国最主要的互疑,在于对方的对外战略是否以取代或改变己方政权性质为目标,对方在主要领域的现实政策是否以损害己方利益为手段。最基本的信任,在于两国“改变世界”的合作,在于双方社会主流对中美关系稳定发展符合两国根本利益的认定。


  减少战略互疑,不缺少积极的政策宣示。中国领导人多次向美国领导人重申中国与美国共建合作伙伴关系的诚意和政策延续性,强调宽广的太平洋有足够空间容纳中美两国。美国领导人多次表示,欢迎强大、繁荣、稳定和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的中国。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已举行三轮,以不断深化的沟通和交流增进相互了解,扩大双方合作,管控彼此分歧,绝非“空对空”、“与实际脱节”。第四轮对话即将在北京举行,人们会看到双方探索新型大国关系的更多努力。


  中美仍不能就对方战略意图得出足可确信的答案,一定程度上是“守成大国与上升大国”器质性矛盾使然。美国高官和学者曾提出“战略再保证”,意指双方应用连贯的政策宣示和与之相符的行动使对方确信,对方对己不构成根本威胁和挑战,不无道理。中方在与美方沟通中也不止一次强调“知行合一”,希望通过坦诚务实的对话和互利共赢的合作增进互信。


  伴随一系列高调、积极的政策宣示,双方开始给对方所应采取的行动“开单子”。克林顿国务卿曾“七问中国”,涉及外交政策、热点问题、军事透明度、国际海事规则、网络安全、全球贸易、人权和自由。这样的单子不是不能开,把问题摆到桌上总比私下相互猜度强。但发展中美关系不是讨价还价,不是强令对方按自己绘制的地图行军。


  美方关心的很多问题,答案就在中国的发展战略规划中,在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上。中方也有不少问题要提,期待着美方有助于消除中方疑虑的行动。


  ———美国在中国周边增设军事基地,加强部署攻击型核潜艇和制空战斗机、远程无人侦察机,强化网络化同盟关系,是不是针对中国的“局部围堵”?


  ———美国高调宣布“重返亚太”,发表防务战略评估文件指责“中国、伊朗等国继续寻求旨在制约美军事投送能力的非对称手段”,以朝鲜发射卫星为由宣称将仿效欧洲模式在亚洲建立反导系统,有没有考虑中国的感受和对中美互信、地区战略稳定的影响?


  ———美国准备何时“逐步减少它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让中方相信美国不是要利用台湾长期搞制衡?


  ———对于中美经贸摩擦,美方要以保护主义方式处理,还是希望在世界经济调整中用加强中美合作的方式来解决?准备何时放宽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限制?


  ———如果美国在政治上不以促使中国改旗易帜为目的,怎样解释美方对中国“异见人士”的特别关注?难道只要中国实行与美国不同的政治模式,中美就要永远“互疑”?


  ——美方谈及中国时常强调的“国际规则”有无“霸王条款”?中国一贯主张的不干涉内政、平等协商等原则为国际社会所公认,美国持何态度?


  ———对于伊朗、朝鲜半岛核问题等热点,中国怎样做才算“负责任”,美国的利益是唯一标尺?


  互开问题单是一种沟通方式,不一定等于战略互疑加深,如果跟进的是了解对方关切、陈明己方态度、慎思未来行动,有利于打开心结,就是减少互疑的积极进展。应看到,这是中美关系的“现在进行时”。对于中美能否以良性互动方式回答好问题单,笔者持谨慎乐观态度。▲(作者是中国外交部官员,本文以个人名义发表。)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